• 党建动态
  • 文字:
    保护视力色:
    【征文获奖作品展】—《我与康宁的十年》(三等奖、李湘兰)
  • 阅读:
  • 时间:2021-03-24
  • 发布:党建办
  • 10年前,刚到康宁医院工作,记得当时亲戚朋友问我,“你在哪个单位工作呀?”我总会支支吾吾地说,“我是在……我在……宁波市心理咨询中心工作”。因为当我提到“康宁”两个字,总会遭遇小伙伴们惊异的眼神,以及异口同声地回应“就是那家治疗精神病的医院?”。甚至我也不太愿意提起自己的职业,因为每次总要不厌其烦地解释,心理咨询师既不是算命先生,也不是催眠大师,更不会时时刻刻去揣摩朋友和家人的心理。我只想平平凡凡地被对待,事实上心理咨询师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员。

    2013年5月1日,宁波市心理健康促进工程收官次年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》施行,精神卫生事业走上了规范发展快车道。而这股犹如四月天般的明媚春风也吹到了宁波,随着心理卫生知识大面积普及,百姓的病耻感显著降低。当时身在防治科的我积极参与活动,在与百姓的密切接触中,发现了他们对心理的认知悄然改变。他们会问,“李老师,我的老伴动不动发脾气,是不是需要找心理医生看看?” “李老师,听了你的课很减压,要是早点听听就好了”。逐渐的,我也开始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,从“我在宁波市心理咨询治疗中心工作”,切换成“我在宁波市康宁医院工作”。

    光阴如箭,时间表走到了2018年的11月,《全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方案》印发,宁波市作为试点轰轰烈烈地投入了这场建设。《健康宁波2030行动纲要》也把心理卫生建设作为独立章节纳入其中。而我们医院也是积极响应号召,在一直相对保守的庄市院区启动了心理咨询服务。我积极投入其中,身为一名心理咨询师,在助人自助的过程中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职业自豪感。有一次,我问一个来访者小姑娘,“你是怎么来我们医院做心理咨询的呀?”小姑娘淡定自若地回答,“我在学校做了心理测验,觉得自己情绪不对,就拉着爸爸妈妈到这里来了。我知道你们是最专业的。”看到很多小患者甚至比爸爸妈妈还有心理健康的意识,主动拉着父母来医院,心里有些欣慰,公众对心理的认知度,是一代更比一代强。

    2019年,宁波市心理健康知识知晓率城市地区达到69.8%,农村地区达到60.9%,相较于2009年的42.6%和30.8%已经有了明显地提升,精神心理服务被百姓普遍接受,医院门诊量显著攀升。也是在这一年的年底,我不再像以往一样,支支吾吾、瑟瑟缩缩地介绍自己的单位,而是大大方方、自豪满满地站在了浙江省卫生健康高级研修班的演讲台上,向来自全省各大医院的同行们,展示医院新面貌和心理卫生服务的新发展。

    2020年,新冠疫情突如其来,我几乎是新年旧年首尾相接,忘情工作,全身心投入心理抗疫战,组建公益队伍,发布科普,制作海报,拍摄视频。儿子问:“妈妈,别人的妈妈都陪宝宝玩游戏,做作业,你什么时候才能陪我玩一天?你要是陪我玩,我就不看pad,只看妈妈。”一阵心酸。

    转眼到了牛年,依然首尾相接地回单位打卡。蓦然回首,已经将近3年没有完整的周末,不是在加班,就是在心理门诊。有时候,也会扪心自问,这是为何?但是回头看看,医院先后摘取“宁波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”,“同义•心阳光”入选宁波市卫生健康系统十大党建品牌,学科医生被百姓赞许,心理服务得到患者的认可,这一切却又那么充实和值得。

    走过职场的十年,是康宁滋养了我、培育了我。这里的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、晨昏交替、人事点滴,早已嵌入了我的脑海,渗入了我的骨血。康宁已然成了我的娘家,深深依恋,无法分离。回顾这十年,益发清晰而深刻地感受到,一个渺小的自己是如何与医院的发展紧密串联,如何与祖国的命运休戚与共。至今,有人会开玩笑:“你的单位只是小小的平台,何必这么卖命?不如在家安安稳稳过日子。”我总是回答:“的确,我们单位比起其他综合性医院规模是小,但是小单位也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业”。在我心中,一个景象明朗升腾,那是一个人人珍视自己内心,心理服务高度专业,咨询师们训练有素,职业自豪感油然而生,心灵花园枝繁叶茂、馨香四溢的未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